远程学习和分散式教学是未来的教育模式吗?

教育工作者通过 Dropbox Paper 共享讲座笔记

三位教育工作者如何使用科技手段实现远程学习,及其对疫情后的发展潜力有何了解。

随着全球隔离的持续,人们对必要和非必要行为的看法正在发生变化。周五晚上外出就餐?非常想念,但我们需要活着。去理发店理发? 灾难接踵而至—但头发还是会长起来。失业和经济冲击?损失惨重。而许多人还将承受永久性的后果。但总体来说,这并不是第一次全球性经济衰退,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从长远来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与一次糟糕的理发,甚至失去收入来源不同,青少年受教育时期是个性形成的关键期,是无法重来一遍的。您只能上一次七年级,去学习黑曜石和沉积岩之间的区别,当然,如果您足够幸运,学习知识的时候还会来一次野外考察。大一生物实验室里,总会发生一次与本生灯相关的事故。

2020 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教育的本质, 超过 10 亿儿童遭遇学校停课,  全球 90% 的学生群体遭受影响。家长采取让孩子居家学习的方式来应对停课带来的影响,并且从幼儿园到高三年级,老师们也努力继续上课,实现了不同程度的效果。我有个朋友名叫 Laura,她是一名二年级老师,她告诉我让孩子在视频课堂上集中精力有多难。“他们只是想向我展示他们的玩具,”她说道。

一个学生一个学期或一整个学年没上学,甚至要比一家企业一个财季的业务下滑更糟糕。我们不知道病毒会不会卷土重来,目前,尚不清楚学校到底还要停课多久。

到目前为止, 这些有幸拥有教育资源的人 是依赖于技术的。即便如此,布朗大学校长 Christina Paxson 告诉 《纽约时报》 没有任何形式可以完全取代线下授课,“学生可以享受线下授课的益处:线下激烈的学术辩论(与在 Zoom 上的感受是不同的)、大学实验室和图书馆的研究机会,以及与拥有不同观点和生活经历的同学互动。”但我们发现,学校、教育工作者及学生现在都非常依赖于技术,作为他们工作和学习的补充。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这种影响可能持续到 2020 年以后。

 

Ezio Blasetti 是宾夕法尼亚大学 Stuart Weitzman 设计学院建筑学专业研究生课程的讲师,目前正在教授“计算复合形式”研讨班。用外行人的话来说,就是他带的建筑专业学生正在编写机器人程序来建造房屋。最初,课程的目标是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艺术盛事之一 — 威尼斯双年展搭建场馆,但由于意大利仍在从疫情的影响中复苏,该项活动仍然在讨论当中。无论哪种方式,学习永不止步:课堂是对艺术及工程学和数学等高技术学科的探索。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正致力于他们的设计工作

自宾夕法尼亚大学于 3 月 11 日停课以来,包括可供学生测试和迭代其设备成果的机器人实验室均已关闭,Blasetti 的线下课堂基本也已经转移到 Dropbox 和 Zoom 上。课堂安排、作业以及资源和想法的共享都在 Dropbox Paper 中进行。

“Dropbox 是让我复课的至关重要的工具, ”Blasetti 肯定道。“这项工具的潜力远不止存放信息这么简单。我们将它用作收集很多不同想法的容器 — 不管这些想法对项目周期有用与否,并且是我们展开讨论、进行想法碰撞的跳板。”

Dropbox Paper 模拟出了物理工作区的优势,”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 Kevin He 补充道。“您可以分组共享,留存编辑历史;我已经开始看到这项技术在哪些方面会带来优势。我们可以扩充工作流程,尤其是当需要频繁处理无法通过电子邮件来回发送的大文件时。因此,我们发现它真的非常直观和有用。”

显示 Dropbox Spaces 的屏幕截图

显示 Dropbox Paper 文档的屏幕截图

虽然大家在不同的地点,但课堂上使用 Paper 作为一个虚拟的碰面场所,让学生们齐聚一堂,这意味着他们与教授会面的机会更多。“即时性让人感觉到最富戏剧性的变化,”一名学生 James Billingsley 说道。“讲师随时会介入并参与进来。”

Billingsley 继续说道:“对于这种关系模式,我们尚无规范。有时会让人惊讶,例如,我们正与合作的同学随意地聊着课业,这时,教授直接插话。同时,与正常的课堂相比,这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亲密感,很奇怪,但当我们分开时,又给我们一种很酷的感觉。

“配备适当的基础设施后,实现教育的普及化和大众化,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Ezio Blasetti 说道。

权衡目前分散式教学的所有利弊之处后,Blasetti 看到了普及教育的可能性。“有关权限的讨论很重要,当然,在全球范围内,仍有很多人没有使用电脑或互联网的机会。但与其仅仅谈及技术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我们应当优先考虑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来普及技术。”

“配备适当的基础设施后,实现教育的普及化和大众化,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Blasetti 说道。“目前实验正在进行,实验内容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自发组织,进行上课,上课内容可以翻译成 40 种不同的语言。教授们甚至无从知晓到底有多少人在聆听自己的授课。想象一下,当交战地带的人们参与线上课堂时,那该是多么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啊。多年来,教育工作者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正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让这个理念变得更具现实意义。”

***

Christina Han 是一名医学博士,她因为患者收到误导信息而感到很沮丧。她是高危妊娠患者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的副教授,对于互联网上散播的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恐慌和谣言,她无法做到袖手旁观、放任自流。 

“现在需要让科学占据高地,引领我们前进,而且我认为以系统性的方式广泛、有效地分享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医学博士 Christina Han

Han 的专业方向是母胎医学,并在最近发布了一份公开的 Dropbox 文件夹,内含有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妊娠的出版物、指南和演讲。“在我个人生活和工作中,已经使用 Dropbox 很长时间了,”她说道。“这是存放动态文件夹和文档,以供我的同事们、实习生及患者实时访问的最简单、最高效的方式。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我能共享一份 Dropbox 文件夹,但它对我来说,确实是将这些详细信息向大众分享的一种便捷方式。

[插入图片]

“作为一名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公共卫生倡导者,我有责任在人们对自身及身边亲友的健康如此担忧时向他们分享科学知识,”Han 说道。“现在需要让科学引领我们前进,而且我认为以系统性的方式广泛、有效地分享信息,是非常重要的。”

罗切斯特理工学院 (RIT) 的设计学院是全美最好的学院之一,该院的设计师们往往都具有前瞻思想。因此,对于 RIT 助理教授 Miguel Cardona(多年来一直是 Dropbox, Slack、Figma 和 Zoom 的宣传者)来说,从线下教学无缝过渡到分散式教学模式,并不足为奇。

“长期以来,我们部门都认为灵敏性非常重要,”Cardona 说道。“这种情况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拥有在线讨论、共享和协作的肌肉记忆了。”

Cardona 自 2016 年开始使用 Dropbox Paper,他在 Paper 中整理了他所有的课程安排、出勤情况、学生待办事项、Figma 和 Dropbox 文件链接、项目反馈,甚至他的学生最喜欢的表情符号。“将设计文件和反馈放在一起的做法非常棒,这样,学生就可以在适当的上下文中一一攻破知识点了。” 

显示 Dropbox Paper 文档的屏幕截图

显示 Dropbox Paper 文档的屏幕截图

他发现即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该做法对规模较大的课堂也是尤其有用的:“在人数较多的讲座中,学生们并不总是有机会进行口头反馈,而且在人数较多的讲座或课堂中,学生们倾向于不发言。但通过 Paper,他们可以在一名学生演示时,实时分享想法。”

显示 Dropbox Paper 文档的屏幕截图

显示 Dropbox Paper 文档评论的屏幕截图

Dropbox 集成  Zoom 和 Slack 等工具也有助于完成过渡。“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对 Zoom 讲座进行备份是特别宝贵的。没有丝毫停顿,我已经成功从线下切换到线上了。所有学生都知道线上课堂的具体位置,并做好准备,对自己正在完成的课业非常确信,”Cardona 介绍道。

“我们正在重新定义‘课堂’的真正含义,采用这些形式会让学生们更容易理解上课内容。”Miguel Cardona 介绍道。

Cardona 还发现,保持社交距离的分散式教学有着其他优势。“我在课堂上使用 Dropbox Paper 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让聋哑学生和有听力障碍的学生都能够来上课。如果我正在做一项演示,对我来说,最好是复制屏幕截图,并将其放入带有评论的 Paper 文档中。这样的话,当我们线上授课时,学生们就能跟上并提出问题了。我们正在重新定义‘课堂’的真正含义,采用这些形式会让学生们更容易理解上课内容。”

“我还带一些外国留学生,创建这种分散式教学环境对他们也是非常有益的,因为他们需要应对重返校园存在的一些不确定因素和影响,”Cardona 解释道。“没人希望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继续下去。但我认为不可避免的境遇可以孕育创新,而很多教育工作者都一直在追寻这种创新。”

分散式教学并不完美。全球的学生、学校和家长肯定不会干等着学校复课,尤其是青少年学生。即使针对那些有条件接受线上教学的人,上面提及的教育工作者都不太可能建议用分散式教学取代全日制的线下授课。(这本身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尽管技术的宗旨是普及,目前全球也仅有 60% 的人口可以上网。) 

但上述三个故事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对技术的热忱源自于让知识更容易获取的渴望。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混乱局面下,教育工作者被迫采用新的教学模式,并且无论有没有意识到,他们都在思考服务更广泛人群的方式,当学生们不局限于同一地理空间时,增进当前学生群体的多样性变得尤为重要。

如今,分散式教学正在努力想要达到面对面教学的效果。不过这本身就是难以企及的目标。但它也正在接受考验,用以作为面向更广泛学生群体的长期模式,而无论学生的位置、需求或资源如何。这些创新将为青少年的成长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即使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结束,他们仍将面临获取优质教学资源的挑战。

 

要了解有关未来教育的更多信息,请 在此注册 参加我们即将与 Dropbox 首席架构师 Alex Rountree 举办的网络研讨会。

了解 Dropbox 如何帮助您充分利用分散式教学策略。

联系 Dropbox